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两个南开创业女生的文化行旅

2019年03月29日 12:55:17 来源: 南开大学 作者: 字号:TT

怎样能留住一片来自南开大学的树叶?

有一种方法是把它烧在瓷器上。树叶的燃点是300℃,而烧制瓷器需要的温度是1300℃。看似不可能的操作,靠着传承至今的古老技艺和匠人的匠心能手,成了可能。木叶瓷烧技术起源于宋代的吉州窑,距今已有千年历史。木叶瓷烧工艺非常复杂,需要匠人精准把握窑压、气温、火候,配以合适的釉料与烧法,才能让树叶浴火重生,留下叶片舒展、叶脉分明的精品。这门技艺元代以后失传多年,直至近几年才复烧成功,成品率极低。甚至不同的窑口、不同的叶片,都会对烧制产生微妙的影响。业界有“一窑生,一窑死”的说法,说的正是瓷器烧制的不确定性。

近日,南开大学创业学生屠金歌、于慧慧联合瓷烧匠人反复尝试、不断优化,用来自南开大学的树叶成功烧制了“南开版”木叶盏。她们还打算以此献礼百年校庆。

校园里的文化空间

屠金歌和于慧慧是七年的同学,六年的室友,是彼此的“中国好闺蜜”。对她们来说,走上创业这条道路,既是水到渠成,也是计划之外。

2015年9月,南开大学津南校区正式启用,原本在南开大学八里台校区生活的旅游与服务学院学生搬到了津南校区。初具规模的津南校区尚不能提供很多文化活动,校园文化尚待建设。

各类活动少了,可去的地方也不多,两个女生一下子觉得生活空了一块儿。屠金歌想要创办一个适合安静思考、阅读的空间,帮助自己和周围的伙伴找到想要的节奏和状态;于慧慧期待能和同学们多进行线下的沟通、有深度的交流。两人一拍即合,“这个地方应该是一个极为独特的空间。大家进到这里,可以切断日常的生活节奏,卸下包袱,跳出角色,放慢脚步,享受一方安静的天地。这里应该有书,有茶,有植物,有舒适的椅子,温暖的灯光,以及人与人之间坦诚的交流。”静象空间就这样诞生了。“静象这个名字,蕴含着内探自我、外寻知音的理念。”屠金歌说。

两个女生向学院提出了申请,学院很快给了反馈。“学校星空众创空间就坐落在旅游学院内,由学院管理,学院就希望把这个空间交给她们运营。不收租金、不设障碍,支持学生放手去干。”旅游与服务学院党委副书记、副院长李中说。两个女生把空间的风格设计为新中式,希望融入更多的“中国风”,这个想法也得到了学院的支持。辅导员高阳帮助她们优化方案、配套服务。建设静象空间的过程中,两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女生跑起了家装商场,一遍遍地讨论空间的家具布局和软装设计。“空间里的家具都是自己从网上买的,到货后从快递员那里借一个带轮子的筐,我们俩吭哧吭哧运回学院,然后自己组装、自己拧螺丝。”屠金歌说。不少学长学弟下了课也来帮忙,学院、老师和校友都给了她们很多的帮助。

静象空间开放后,不少学生下了课就去坐坐,或者看书,或者品茶,或者开读书会。“静象空间”慢慢地成了南开大学津南校区的一个小有名气的所在。

“空间能提供给大家的,就是想让大家通过空间产生一定的联系。可以说,静象空间是同学们共建共享的,是大家和南开之间、和彼此之间的一条纽带。”于慧慧说。有一次,静象空间举办捐书活动,有一个同学用了两个拉杆箱把自己的书都运了过来。很多学生毕业离校,有一些舍不下的小物件,就放在静象空间,等待喜欢它们的人“我们创业的目标是:活下去。”

静象空间的成功给了屠金歌、于慧慧很大的鼓励。两个女生正式决定创业。听了这个想法,高阳觉得既意外又不意外,“两个孩子学习都好,总以为她们会继续读书。实际上,她们对传统文化的热爱,很早就表现出来了。”

除了同学们的小物件,空间里还摆放了很多手工艺品。这些手工艺品来自天南海北,对它们的选择,正体现着两个女生对手工艺品和手工艺人一直以来的兴趣。“一件手工艺品,是作者的表达,反映了作者当时的心境。”观察了匠人的手作过程,两个女生被匠人工作时的安静和专注吸引了。而手工艺品里蕴藏的丰富文化内涵,也给了两个女生很大的震撼。“如果我们细细了解,会发现每一个造型、每一种图案背后都有很多文化的意蕴在内,这很迷人。”屠金歌说。

经过一番考察和摸索,两个女生找到了一个独特的创业方向:木叶盏。顾名思义,这是把真正的叶子烧制在瓷器之中,是大自然和手工艺的巧妙结合。

“木叶盏以黑釉为底,将天然树叶烧制于盏中,叶片造型各异,栩栩如生。注水于其中,木叶随波而起,仿佛飘于空中,灵动轻盈。”屠金歌在文章中这样描写木叶盏。两个女生看到木叶盏的那一刻,就被其工艺的精妙、自然的美感打动了,决定从木叶瓷烧技艺的恢复、传承有关的工作做起。

对这项技艺进行深入调研和分析后,屠金歌和于慧慧进一步关注了木叶盏制作匠人,发现了匠人和木叶瓷烧技艺面临的困境。首先是传承方面的困境,年轻人不愿意成为匠人,传统技艺后继乏人;其次,现有的木叶瓷烧全凭手作,难以量产,且需要遵循古方,循规蹈矩、创新有限;第三,移动互联网时代,专注于制作产品的匠人面临营销的困境,不知道如何走出去;第四,匠人之间彼此的交流相对较少,保守的态度加上沟通的乏力,导致各种工艺之间难以融合,想要进行产品上的创新就更难了。这也是目前传统手工艺行业普遍面临的问题。

技艺需要传承,也需要突破;艺术品需要“承古”,也需要创新。两个女生把握到了传统手工艺行业的困境,也明确了自己努力的方向——突破困境,服务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屠金歌、于慧慧与木叶盏行业的前辈和匠人建立了合作关系,以互联网思维点燃了匠人们的期望。目前,静象团队已经在木叶瓷烧领域小有名气。

屠金歌和于慧慧发现,“文化考察”是最高效的“链接”。她们发起了“菩提行”活动,寻访名山古刹、古窑址,探寻古老艺术,沉潜内心、寻找更多灵感,在行走中创作。认同静象理念的高校学子和来自全国各地的青年匠人们在行走中碰撞出了创意的火花,共同进入了对传统文化、传统艺术的思考。行走的途中,掌握不同技艺的工匠也展开了交流。最终,静象团队文化行旅的足迹,变成了产品设计的创意。两个女生和匠人团队突破性地融合多个窑口经典制瓷工艺,进行了一系列原创瓷器创作。除木叶盏外,她们还联合匠人设计推出了“四谛杯”,把工艺和艺术结合在一起。“我们想要在创业大潮中找到一条实实在在的路,然后,五年之内的目标就是活下去。”屠金歌、于慧慧说。

创业者的盟军

创业的过程中,屠金歌和于慧慧得到了很多帮助,家人、老师、校友、同学都是她们的盟军。

最开始跟家里说自己要创业,屠金歌从父母的眼神中读出的是担心和疑惑。从小到大,屠金歌父母总是期待着能为她遮风挡雨,尽可能的让她未来的路走得平顺安稳,创业对家人而言,一开始并不是容易接受的。屠金歌觉得,自己从小到大都是在满足亲人的期待,安全地成为“别人家的孩子”;反而是在看起来充满未知的创业过程中,在风风雨雨里看到了自己想要成为的样子。

因为工作繁忙,于慧慧很少跟爸妈联系。每次于慧慧出差,妈妈都会发消息给她,跟她说,你发个表情也行,让我知道你在就好。于慧慧过年回家的时候,晚上才到。妈妈很生气,“我今天从一睁眼就很想你。”于慧慧觉得很对不起妈妈。她发现,父母的愿望很简单,只是希望儿女选择自己喜欢干的事情,然后快乐地生活。“很多的唠叨和不理解,根本的出发点是他们希望你过得好,希望你少吃点苦头。”于慧慧说。

屠金歌的父母关爱她的方式是一箱箱地往天津寄东西。最近一段时间,屠金歌也感受到了父母的转变。最开始创业的时候,屠金歌给爸妈打电话诉苦,爸妈就会直接说,那你就停下吧,咱不创业了。后来再听到屠金歌诉苦,爸妈会主动帮忙出主意。最近,金歌的爸爸就提出了个点子:“你们是做瓷器的,咱们老家山东淄博也是做瓷器的,你们可以来看看有啥项目可以做。”

李中至今还记得2012年屠金歌、于慧慧本科入学的时候。大学四年里,两个女生都是学生干部,常常积极办活动。“能看得出,她们俩有思路有想法,酷爱传统文化,学习成绩也很好。”两个女生创业过程中遇到了困难,也常常向李中和高阳求助。谈起自己扮演的角色,李中觉得作为思政工作者,主要的就是陪伴、引导和给予适当的帮助。“她们都是很优秀的孩子,这几年成长得很快,”李中说,“旅游与服务学院的传统是尽可能地成就学生。学院是平台,老师是纽带,为学生链接校友、链接各种资源。老师和校友共同构成了‘全员育人’的格局。这样一来,学生的成长就不再是单枪匹马孤军奋战了。”

在创业中突破迷茫

与学习知识、创业赚钱相比,找到自我、认识自我是更为深刻、更为根本的问题。对两个女生来说,创业的过程中,她们做到了对自己的发现、进行了与自我的对话。“沟通和思考很重要。”于慧慧说。“上了大学之后,期初觉得很迷茫,慢慢开始尝试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一点点地尝试,量变引发质变。”屠金歌说,南开的老师们都有一种风骨,乐于帮助学生,这是最令人感动的地方。

“现在是脚下生风的女汉子,创业已经成了一种工作和生活的状态”,于慧慧笑着数了数2018年的工作日志,整个2018年365天,出差在外的日子有200天,全国各地跑,去开会或者学习。

屠金歌也一样,一年至少有一半在外地飘着。“每次出差都像打仗一样,往返都是急匆匆。为了节省白天的工作时间,能坐晚上的车,就不坐早上的车。”屠金歌说。在外工作意味着加倍的辛苦,她印象最深的是在上海参加第一届进口博览会,在上海待了很久,每天都连轴转,向无数的人推荐产品。正在累到不行的时候,于慧慧也到了上海,“看到慧慧的那一刻,心就温暖起来。”屠金歌说。

创业中遇到各种各样的艰辛,让她们经历过不止一次的“至暗时刻”:产品没能及时上产出来、合作的人突然退出、洽谈的项目被竞争对手抢夺……伴随着层出不穷的问题,她们的创业之路磕磕绊绊的前行。状态很差的一段时间,正赶上元旦晚会,屠金歌看到了辅导员高阳老师,拥抱高老师的时候眼泪夺眶而出。高阳告诉屠金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艰难时刻,要挺过去。烧制木叶盏需要大量的龙桑树叶,南开大学津南校区正好有龙桑树。屠金歌和于慧慧拿不准能不能去摘树叶,就请高阳帮忙询问。几经辗转,高阳通过学校后勤保障部园林科联系到了养护桑树的园丁,约定了采叶子的时间,同时也选了几个地方,打算在校园里种一些菩提树和龙桑树。

团队里,屠金歌和于慧慧被小伙伴称为“老板”和“老板娘”。于慧慧的风格是风风火火,说干就干,而屠金歌则“谋定而后动”,工作中两个人就常常互相补位。相处久了,两个人经常同时想到一件事情,说的话都会一样。团队里的小伙伴就说:“你们俩脑袋连着WiFi。”屠金歌的个人梦想是成为一个“治愈系”的人。她参加了国乐相声社团,口号是“给你快乐,我也快乐”。这几乎成了屠金歌的座右铭。一开始站到台上表演,屠金歌觉得“很方”,于慧慧就告诉她一个办法:“你别看观众,你看我。”果然,屠金歌不紧张了。

创业之初,工作经验不足,在管理、运营、营销等方面都遇到了不少的困惑。创业看起来与学习没有直接的关联,却成了点燃两个女生学习热情的一把火。“后来听课的时候,我们带着自己遇到的问题去听,伸长脖子、瞪大眼睛、专心致志,越听越觉得有味道。”屠金歌说。“每次课后讨论,听到能解决我们创业过程中遇到的理论,或者我们的创业实践过程中印证过、体会过的理论,就会会心一笑。”

在创业的过程中,屠金歌和于慧慧找到了为自己做事的感觉。屠金歌还专门写了篇文章——《迷茫下的90后突围》。走上创业道路,屠金歌和于慧慧也确实是从迷茫中突围了,“读书期间找到自己明确的方向和目标,是一种很奢侈的际遇。”屠金歌说,“感觉自己在做的,不只是工作,而是事业。”

[责任编辑:杨虹, 董焕丽(实习生) ]

南开大学 创业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